今天是購物日....
早上接到曉恩的電話 要約下午逛街去
我的目標是去買書!
他跟我約旺角站 下午兩點半
所以 我大概一點半 就從房間出發
因為大中午 走路去車站頗熱的
所以 早點出門 或許可以流少點汗
我喜歡在香港搭火車或地鐵
因為...標示清楚 粵中英都有

其實 這是我第一次做地鐵要轉車
但憑著臺北人的直覺 我可以說....
「我徹底看起來像是本地人 因為我毫不遲疑」
要說到香港的地鐵 我其實不知道該怎麼區分
因為 好像有分成鐵路和地鐵...
不過 我都叫他地鐵 而且 英文好像也都是MTR
我從粉嶺上車 是火車 這些火車站 超級熱
因為 都沒有冷氣 只有一些「點」會吹到冷氣的風
其他地鐵就比較像是臺北的 整個站都有冷氣
然後 還有兩層的門 真的像極了
而這次第一次自己轉車 也是不錯的經驗
上次雖然也有在九龍塘下車 但是下車之後就搭計程車去深水涉
所以 並沒有人帶我轉乘捷運
而這次我也自己走...沒想到標示頗為清楚的
動線設計也蠻好的 很少有地方會一團混亂擠在一起
PS.大家可以回想一下臺北車站從新店線到板南線的混亂
在九龍塘這個大站 似乎沒有看到

後來到了旺角 是14:27 非常之準時!
曉恩跟我約出口C
結果 我怎麼樣都在C找不到他
我兩就在想 到底對方在哪裡
我也深信 我這個地點就是C阿!
結果 我們發現錯誤的癥結
他在「旺角東站」(火車站)
我在「旺角站」(地鐵站)
因為他以為我不會轉車 所以他跟我約旺角東 但是跟我說旺角
所以 我當然到了旺角 不是到旺角東
只能說...曉恩你太小看我了!
而曉恩看到我 也說我實在太聰明ORZ
好吧...曉恩還是一樣「可愛」啦

後來 我們就直搗黃龍 直接去逛基督教的書店
實在有點隱密
如果他不跟我說 我絕對不會知道這裡書店
而且 蠻大間的 人也很多
我就在那邊開始挑起書來
當然一定要買Gunton的書 而這本書居然被放在非常明顯之處
看來香港對於這本書 頗為重視的
當然一部份也是因為 這是今年翻譯出來的新書
另外 我一直瘋狂挑 結果最後算了一下 將近一千港幣
太驚人了 所以 我就把一些書拿回去還
雖然我真的很想買 但是價錢過於可觀
如果這樣 我大概從明天開始 都不能吃飯了
而這次逛書店的過程中 我發現我對「教會史」的興趣缺缺
雖然 我做的研究 教會史是重要的材料
但是 當我要取捨不買書的時候 我的首選幾乎都是...
教會史、基督教與文化
或許 一些層面是我覺得這些跟我領域太近
我不用買 在圖書館看一看 也可以掌握
歷史的材料 對於不少人類學家來說 是無趣的
談文化的東西 我覺得談得也不盡理想
似乎對於我的價值也就低了
PS.但是實用價值是非常高的
相較之下 系統神學的書 我覺得我有興趣細讀
而且 我比較不懂 也想花時間弄懂
我就顯得頗有興趣買
所以 最後我買了四本書....
上帝論 卡維禮
劍橋釋經手冊(中譯本) John Barton編
PS.這本是我覺得英文本 我會看不懂XD
淺析三一論 Olson & Hall
PS.我記得冠賢哥有一本
如此我信 Gunton
而這四本書 似乎有一些特殊的關連性
好像還是圍繞在系統神學的核心....三一上帝論
似乎這已經成為我特殊的偏好
加上買一片英文的CD...(跟臺灣價錢差不多)
其實 價錢也頗為驚人的 五百塊港幣
我不想知道臺灣的價錢 買了就買了!

後來 去吃了香港的甜食
我點了一個水蜜桃、仙草冰
雖然曉恩跟我說 那不是仙草
但是 我覺得這根本就是台灣的仙草
我有點忘記他的名字!
我就姑且這樣稱他吧
還蠻好吃的 但是 好甜!!
吃完之後 就開始逛旺角
上次來旺角 真的只是看看而已
因為 跟一些中學生來 實在不好意思逛起來 買起東西
而這次跟曉恩來 我真是大開殺戒~
首先是Crocodile 鱷魚牌
我記得臺灣這不是一個便宜的牌子
但是 這次我居然剛好遇到sale
所以 我就下手買了兩件襯衫....
250港幣...一千多塊 兩件襯衫 我覺得「非常」便宜
後來我看他原價是700!!
後來 又去Esprite
在台灣 我很喜歡這個牌子 雖然他的設計有退步
但是有一些襯衫卻是低調中華麗
所以 我還是喜歡他 且價格在台灣不算非常貴
而回到他的大本營香港
有不少臺灣沒有的款式 但是價格跟臺灣差不多
沒有看到特別的 我也沒有下手
又逛到G2000 這也是臺灣有的
結果 又碰到sale 很驚人
我買了一件一百多塊 也是蠻好看的襯衫
真的很便宜~
一路狂買東西
後來 看了body shop、歐舒丹 價錢都比臺灣便宜「一點點」
其實 也沒有特別想買
不過 幫朋友買了臺灣沒有的產品

逛阿逛 逛阿逛
就到了晚餐時間
我發現我在香港都很晚吃晚餐
因為 這邊天比臺灣暗的慢
通常暗的時候都已經七點了
所以 我常常都到快八點才吃飯 真的很晚
希望這不會破壞我的減肥計畫
晚餐這次吃一般餐館
我實在覺得昂貴餐館吃不起...
買得起衣服 吃不起貴的東西阿
PS.一餐一百港幣 我下不了手
就吃一般的餐廳也沒啥不好
晚餐是沙茶牛肉飯? (應該是 沒吃完多久 我都忘了)
好鹹...香港的東西很不耐吃
因為 口味很鹹 我吃到都快受不了
還有有一杯奶茶陪我 不然我吃不完
而價格也頗為實惠 30港幣

吃飯時 和曉恩聊了他在香港的生活
我們這個世代在香港 似乎頗辛苦的
事實上 臺灣也是面對一樣的問題
工作不好找 往往也沒有終身俸
約聘的沒太多保障
薪水可能不高 房價很貴 買不起屋
幾乎都靠父母親養...
其實 臺灣也未嘗不是這樣呢?
或許香港回歸、緊鄰大陸 他們所面對的問題是首當其衝的
而臺灣面對大陸 事實也存在這樣的緊張關係
他說他這一年在香港很不快樂
他很想念臺灣....
我這一趟香港行 我其實也覺得台灣是好地方
但我也很驚訝 這個香港長大的女孩...
在台灣交換學生半年 居然可以那麼喜歡臺灣
他很想去臺灣生活 擺脫這個步調快、沒品質的生活
他覺得香港很重外表....
說真的 臺北生活步調也是快...
只是沒有香港那麼快、那麼沒有辦法喘息
畢竟臺北還是有不少有山有水的地方可以休息
而當時他在清大唸書...那種悠閒的生活
我想很難在香港找到吧?
PS.他不是我第一個認識喜歡臺灣的香港人

這趟香港旅程 我有很多感觸
看到很多現實的事情
尤其在香港 是血淋淋的上演
作為一個人類學家 其實我可以體會到、也可以察覺到
香港對於中國的一種....百感情緒
不同於臺灣的強烈 但是卻是夾雜的

走在香港的街頭...一個操一口流利普通話(國語)的人
我必須努力喬裝成為香港人
顧作自然、本地地生活
戴著耳機 看著無法被辨識身份的英文書
身體必須實踐出與一般香港人一樣的行為
好像聽得懂廣東話一樣
我同樣是黑頭髮、黃皮膚 我必須展現出我是香港人的一面
這是一種香港對於他者(大陸人)的無聲暴力
與此同時
當我要張口說話時...
我必須規避國語的使用 盡量使用英文表達
香港人對於普通話的使用嗤之以鼻
這是一種香港集體的情緒 對於普通話的反抗
一個以廣東話作為認同基礎的力量 在向龐大的經濟力量抗議
這不完全是政治的 而是體現香港經濟的頹勢...
作為一個相同邊陲處境的臺灣人來說
或許英文的溝通 成為追憶過去的方式
香港不是在全球化的結構壓力之下
而是擺盪在現實的中國與過去的英國之間
而現在香港該如何跳脫出這個結構情境?

我突然覺得我很愛臺灣
那個自由的地方 未必他是全世界最適合居住的地方
但是 在那邊 我覺得人很可愛!
而且 有我的家人、朋友
臺灣也有臺灣的困境 而香港或許就是未來臺灣要走的路?

我過去對於政治經濟的議題非常沒有興趣
但是 我這次來香港 我發現這很好玩
我似乎不應該做客家的研究 ORZ
我現在逛來逛去 香港根本已經沒有客家文化
因為香港的認同已經大過一切族群的認同
現在面對更大的中國力量
只會促成香港內部的一致性
如果Barth沒有說錯的話!
所以 我發現香港有趣的議題是...對於中國的想像
不管是語言人類學的研究
或者是 族群認同的研究 我覺得都有可以作的空間
而香港文化與全球化的關係 也值得關注
我其實不覺得香港要被放在全球化的框架下
因為香港的「多元文化」事實上並不多元
或許我有臺灣作為比較研究的基礎...
香港徹底就是中國和英國的混合
我其實也看不到其他文化的影響! 連日本的影響都很小!

[攤手] 改題目好了! 改行了啦 ORZ
客家、潮州、閩南這些題目都很難在這邊做出來
這邊現在只有「廣州-大香港」文化
另外 他們定義「原住民」的方式頗有趣的
也可以拿來談「文化定義」的問題!

PS.我今天花了一千快港幣!
天阿 我有三張五百塊 已經少了兩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hwists 的頭像
yahwists

Anthropologist Theologian

yahwis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