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和鄒牧師有約
還好 是我多慮了 執事會沒有更多的意見
而牧師只是想問問 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事情
說真的 我現在已經不知道我該怎麼作研究
因為 這邊的情況跟我想像的很不一樣
甚至 我想看到、預期會看到的都沒有了
我想牧師也可以想像吧?
現在香港幾乎找不到客家文化的空間
牧師這個年紀 幾乎都可以用廣東話說話
所以 客家話也就越來越少講
其實 這個處境真的跟臺灣很像
但臺灣現在努力多得多元
希望可以挽救原住民、客家文化
PS.有趣的是 閩南文化在台灣變得是不需要保存的對象
相較之下 香港的處境真的是可惜的...
或許我來得晚了 我真的不覺得香港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地方
就像昨天我所說的...
這裡就是中英文化接觸的地點 除此之外 容不下其他
所以 非常感謝鄒牧師的幫忙
我覺得我這次來香港 真的很感恩神預備這樣的牧者
真的很照顧我 卻也不會因此困住我
我還是很有自由
PS.就像Gunton說的 上帝的超越性之外 上帝和被造物是有區隔的

而牧師也因此幫我安排了彭先生可以拜訪
他是這教會早期創立的傳道人 的孫子
我進到他家 我只能說...值得
這是一個一百年的古蹟 但是 他是私宅不對外開放
所以 許多來這裡看古蹟的人 勢必無法進去
而他家的古董程度 真的是很驚人阿
保存也相當良好
跟臺灣炎熱潮濕、又地震的環境比起來
香港的確比較容易保存這樣的古蹟
所以 在他家 看了一些當時留下來的東西
而這位先生 真的好嘴砲
我非常不喜歡遇到這樣的受訪者
因為 他不是健談 是很愛講一些他自己的東西
跟我要問的東西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到他家一個多 兩個小時
他講我問他的事情不到二十分鐘....
因為 他根本不懂這些事情 從他跟我講的東西 我可以聽出來

這傢伙 因為大學到了台南師院唸書
然後 當了臺灣女婿 就好像可以跟我大攀關係
跟我show off他在香港教書 多威風
會空手道 怎麼制伏那些黑道背景的小孩
然後 跟我說聖經是多寶貴的書...
裡面有管理學、心理學等
可是 他自己也講不出所以然來 講一堆五四三
我聽了根本就知道這人聖經不怎麼讀
可是卻講得自己在當中學到很多寶貴知識一樣
而且 我還注意到他手上有戴一條佛珠似的東西
我實在不覺得這人是敬虔愛神的基督徒
PS.我認為 如果在聖經裡面讀不到神 只讀到知識
看佛經也一樣 不需要看聖經 對這種言談我不以為然
再者....
他完全大踩我的地雷
我同學都知道 我最不喜歡有人在我面前大談...
「當兵的英雄事蹟 然後展現自己好像經歷什麼」
我可以接受在當兵裡面的「生活點滴」
我也可以接受過去當兵的事情變成「歷史」追憶
我非常討厭自我中心地講軍隊生活
但是 他卻一直跟我講這些東西
天阿 我真覺得我來香港還聽這些胡扯鬼東西 有夠噁心
且他講得也真是夠扯的
我不知道是當時軍隊都這樣教?
還是他自己喜歡加油添醋?

他居然跟我說...
「大陸的煤礦可以讓全世界用一世紀」
姑且不論現在全世界人口多了幾倍
也不論現在科技生活 是不是必須負擔更多煤礦的消耗
煤礦能用一個世紀有什麼了不起的阿?
石油真的要用 也是可以用幾世紀阿
但是 現在往往都是開採最容易獲取的部分
當人類「不得不用」卻沒有得用時
他就必須挖那些現在不願意挖的地方
而開挖的成本也會相當高
可以用一世紀阿 但是 到後來貴得驚人!
還要他告訴我~
然後 還跟我說...
「某年臺灣花了五百萬美金買一台可以空照的機器
可以看到大陸的礦產資源」
天阿...這是笑破我大牙了
「現在」都沒有這種技術可以看礦產
你當地下挖的東西我不懂阿
我是念人類學 考古又不是沒聽過....
PS.沒吃過豬肉 也看過豬
沒親自挖過 也聽過他們挖
現在連找地下的遺址用的器材都很難「確切」掌握
往往都是透過探測 勉強「猜」地下有東西
如果說要空照地底的金屬
那根本不能「區分」金屬 只能說地下有金屬
怎麼可能空照得知地底的礦產資源
有夠荒唐.....
然後 又在講一堆當兵無聊的事情
我聽到想打他!
PS.這是真的

除了這些事情之外 他還想跟我聊臺灣政治
PS.我發現 這是很多人喜歡跟我聊的事情
香港人如何想像臺灣 這是有趣的議題!
但是 我不覺得他知道台灣的事情
就再跟我東講西講陳水騙的事情

我覺得我很雖
算是他等很久 終於有臺灣來的人 跟他講臺灣的事情
但是 我並不想跟他講臺灣的事情
我來這邊作香港的研究
如果只是想當話題 我可以接受
但是 他幾乎都在跟我講這些事情
且這傢伙也講不出所以然來 根本無從討論
對比前幾天去找張先生 我們一樣有聊到臺灣
雖然我會覺得我跟他想法不一樣
但是 我覺得我們是在溝通...
「而不是滿足這個人自我中心的需求」
我離開他家的時候 有種噁心感
怎麼會有人自吹自擂成這樣
他不會就靠他這些爛臺灣經驗在香港說他懂臺灣吧?
唉 要不是他家有保存這些東西
我絕對不會再走進他家!
而我覺得彭家的後代是這樣 真的很可惜
一位還算是蠻有名的早期傳教士的後代 成這德行
只剩下空殼子 和其祖父的手稿資料
我看也脫離他們家所傳的信仰了
所以 我算是夾著尾巴逃離那地方

後來 回到教會以為青年人會來
結果 都沒看到他們的人
原本下午想問他們一些問題的
結果 他們可能改地方去了~~
唉...有些東西 我就不想說了
只能說 這些小孩真的還年輕!
原本下午有他們的行程 變得沒事情了
突然也不知道該做什麼
我在香港沒有像是太魯閣一樣的基地
沒事作就可以去找乾爸乾媽
在這邊都沒有這些 所以 沒地方去 就待在房間裡面
我想提早機票回臺灣去
可能7/27 7/28吧?

所以 下午就在房間裡面讀Gunton的書
其實蠻精彩好看的
但是 我覺得我果真不是科班出身
我的思考邏輯不是這樣?
看他怎麼談創造論的問題...
只是我不禁背後又跑出一個問題...
「究竟什麼是神學?」
哪些東西是神學的前提?預設?
憑什麼一定要這樣論證呢?
如果說 是解經 我覺得好像在材料上並不充分
因為 我並沒有看到聖經的材料完全支持
如果他只是一個詮釋
我覺得看似精彩的論證 其詮釋的論證也沒有那麼強
所以 我似乎需要重新釐清「什麼是神學的前提」
「什麼東西在神學研究裡是理所當然的」
我覺得有些論證 在哲學裡面 可能不能支持
有一些地方好像從人類學一些觀點看 有點點西方本位的詮釋
當然這無法避免 但是 這也變得是立論轉弱的關鍵
就繼續往下看吧~
我目前寫文章的同時 我第一章還沒有看完

看到一個段落之後 我就決定出去外面買晚餐
哈哈 是不是又是令人緊張的時刻呢
我心裡真的有想說要不是要麥當當
但是 我覺得太遠了
所以 我決定去市場吃晚餐...
那邊很有可能不能講英文
到了市場一帶 我先去買麵包
這是在香港重要的乾糧 真的很餓時 還可以吃
我今天把所有麵包都吃完了
所以 應該要補貨了....
買了大蒜麵包、小蛋糕、杯蛋糕、波羅麵包...
全加起來將近20港幣...便宜!
他是有打折嗎?我記得我自己算 好像超過20
結果結帳居然20還有找五分錢

後來 到市場的熟食區買晚餐
大概五點半 到那邊
香港人晚餐真的有點晚...
現在七點了 外面天還是亮的
怪不得前一陣子在外面 幾乎都八點才吃
到了熟食區 真的沒啥人
且 居然有店還沒有開的....
所以 我決定吃粥 也因為沒有什麼人
我不會有排隊的壓力 我可以慢慢跟老闆說我要吃什麼
我走上前去 用非常放慢的國語說 我要肉丸粥
老闆有聽懂 他用廣東話問我是不是
聽起來是 我就說是
他要煮之前 還拿肉丸給我看 跟我確定
我點點頭 他就煮下去 還很親切問我要不要蔥花
我也點點頭 OKOK
我覺得老闆算是親切的老闆
透過一些肢體語言 我們成功溝通了!
而且 很便宜16港幣
雖然不大 但是跟隨便吃30塊比起來 很省
昨天逛街已經大失血 能省則省吧
對了 他居然用保利龍裝...
我多久沒看到這種材質的東西了ORZ
有點不環保說 不過 我剛剛吃完 還是把他洗一洗
如果可以用 保利龍還算是耐用的材質
我結帳完要走之前 老闆還送我一盤腸粉!
是一盤 很大盤!
我真的很開心 因為 這一盤大概也要六七塊耶
他就說「請你吃」
也不問我 就幫我裝起來給我
我只能說 老闆很會做生意
像我這種外地人 如果抓住顧客的心 我大有機會在那邊吃東西
也因為他的腸粉 會讓我優先考慮吃他的東西XD
PS.這是所謂的吃人嘴軟吧
且態度蠻好的 國語也算是可溝通
以後晚餐一人吃的時候 就可以去他那邊!
後來品嚐腸粉的味道....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口感很奇妙 ORZ
不至於討厭 或不喜歡
但是 要我點他 我應該會考慮吧~
即便他並不是不好吃!

所以 今天一整天 頗為悠閒
沒做什麼事 ORZ
不過 等下我打算重新草擬這次來香港研究的題目
我發現這邊的情況跟臺灣差太多
我現在還得想一下 該怎麼比較
或者 我應該關注更基礎的問題

剛剛和一茹通電
打算下週一 我要去中文大學晃晃
畢竟明天星期五 晚上有事情 出去會很趕時間
星期六 日基本上 也希望在教會 事情比較多
可以碰到比較多人

話說明天是星期五 我來香港也將近一個星期了
真的好快唷
下週我其實有打算多玩一點東西 ORZ
如果真的27回去 那其實快回臺灣了
離港前 我想去聖公會聚會...
不知道有沒有可能是2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hwists 的頭像
yahwists

Anthropologist Theologian

yahwis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