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又是一部同志的電影
不過 我必須大大稱讚他 因為他有提出新的題材
而且 是不同的方式在討論
很棒XD 而且是輔導級 如果有興趣的人有看
PS不過 以下文章可能也有雷文之嫌
往下看要有心理準備

這是一部我很驚訝的作品
因為 他一改很多同性電影所討論的東西
例如情慾的掙扎
他討論的是自我的認同
我覺得這個層次很高 甚至 可以跳脫同志電影的包袱
我們自我認同的形成
電影的主角ZAC是一個父母寵愛的小孩
但是 從小被當覺得娘娘腔 甚至被說是玻璃
PS不過 這部分我不覺得演得很突顯
他是家中第四個小孩 PS全部的小孩都是男的
前面的哥哥的特質有書呆子 運動男和壞男人Raymond[不知道怎麼形容 就是浪子吧]
而他父親是一個傳統的男人
非常不能接受有人敢說他兒子是玻璃或同性戀
其實 很可以看到一個異性戀的圖像
一個作為異性戀為中心的群體思考
家裡有一個玻璃不是汙辱自己這位父親有這小孩
而是它讓她們家名譽掃地
這很突顯出一個異性戀社會思維的霸權性
所以 我也關注電影中的社會群體問題

另一方面 ZAC和他的母親有一個不可思議的連結關係
根本可以說他和他媽媽心有靈犀
可以同時想一樣的事情 聯結一樣的事情
而和他父親 他卻是不斷地追求和父親的關係
從他弄壞了他父親的唱片開始
他不斷的想要修補 甚至是追求他父親的愛慕
因此 他在自我認同上面出現了有趣的對應關係

這部分讓我想到拉岡Lacan精神分析的結構
PS如果有使用錯誤 非常歡迎指教
精神分析向來是我比較陌生的領域
ZAC所真實的自我認同是在於母親
片中不斷看到他小時後所展現的陰性特質
和對於母親的認同 而飛男性的認同
但是 相反的 他的真實認同應當是父親
也就是他應當認同他是父親的陽性身分
所以 片中看到他在一些事情上與父親的認同斷裂
例如 薯條計畫 還有唱片的斷裂
都不斷呈現出他與父親認同的斷裂
但是 他在當中又不斷挑逗他父親對於他的關愛
雖然有斷裂的現象 但他卻是不斷想得到他父親更多的愛
最後是他所想像的[他者]
這個他者的形成是社會化的產物
也就是社會對於異性戀 男性所存有的期待
而他所被教育的環境 和他的社會化過程 讓他將Raymond投射成為他者
是一個社會所期待他的樣態 一個浪子的 充滿陽剛氣概的形象
所以 整部片子就是呈現這個真實自我的ZAC和其他三者的關係
真實陰性的認同 期待男性的關愛 和社會化下的他者
所以 ZAC一部分隱藏自己的慾望
一部分又在追尋自我的認同

所以 與其說整部片子是在討論同志的情節
不如說 他在追尋自我
他在沙漠中行走的過程
他和母親在心靈上的連結
最後 他看到他的他者Raymond 我想是足以呈現三者的關係
而他最後找到了那片唱片 他重新回到家裡
和父親的關係因為唱面重新連結
而此時Raymond也因為吸毒在醫院裡面 最後死亡
呈現的就是他超越了社會下的他者
他者死亡 而原本和他爭奪父愛的他者消失
他真實得到男性的關愛
這是他真實的認同 而真實擺脫社會化的期待


站在這個角度我就不難想像他對於RAYMOND的偷窺
和他打他的那個偷窺的同學
在當中展現的其實 似乎又是複製RAYMOND的行為
一種對於他者想像的展現

當中劇情的高潮點 在一天聖誕節的聚餐
ZAC和RAYMOND吵架
原本一直處於劣勢的ZAC[我] 不斷想[追求]社會期待的他者RAYMOND
但是 在這次聚會中 ZAC他不再是卑微的追求社會的期待
而是他看到RAYMOND歇斯底里的向瘋子一樣的失控
ZAC用一種鄙視和輕蔑的眼神凝視他
這個轉折更是看到[我]和[他者]情勢的逆轉
[我]的地位開始超越對於[他者]的期待

整部片子在敘事的上頭 並沒有太多花樣
但是 透過不同的畫面 呈現出不同的心理結構
其實 看到了同志在自我認同中的掙扎
而這個掙扎不只是異性戀單純的壓迫
而是一種自我認同上的不確定感
我到底是誰?這個問題的深刻
我想是這部片子精采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hwists 的頭像
yahwists

Anthropologist Theologian

yahwis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