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應該算是來港一週紀念
雖然是星期五的班機抵達 但是 真正看到香港是上週六的事情
畢竟晚上到香港 其實是暗摸摸的
時間過得很快 已經一星期了
但是 我覺得這星期我過好久 也做好多事情
嘗試很多事情
現在廣東話 偶而能夠聽得懂
與剛來的鴨子聽雷比起來...有些許進步

昨天晚上真的很誇張
不安分早點睡覺 所以今天早上大賴床
其實 明明有約人
但我覺得我不是很在意的感覺
ORZ PS.錯誤示範~請勿學習
果然早上是被他的電話吵醒
如果有看我前天的紀錄...想必可以知道
有一個我覺得很無聊的報導人
昨天我在逛街時 他打電話來
跟我說他找到資料了...
拉哩拉匝講了十分鐘....而且 我覺得不需要講這麼久的東西
他就拼命說 不知道在說什麼
當時我在逛書店 手機已經快要放在一邊了
我幾乎沒在聽 有點不耐煩的放在旁邊 等他OOXX完
所以 跟他約了今天早上
去他那邊看看有什麼資料

所以 一早起來 睡眼惺忪地出門
順便啃個麵包當早餐
偏偏他家離教會不用兩分鐘吧? 一個麵包都吃不完
他倒是大陣仗地準備要給我看資料...
給我資料的同時 又要逐字跟我講
我真的有點受不了...
又不是多艱澀的文字...我的國文沒那麼差吧!
PS.可能我對他有一些成見吧? 我必須承認
果然 翻來翻去 說真的 到最後我沒有拿到太多特別的資料
有一些是我早就看過的東西
他所藏的書 事實上 也絕不只有這一本
因為 我看很多文獻都已經引用過了
他那本也不是特殊的紀錄....
不過 對我還是有幫助 畢竟這些資料大概臺灣是不會有
所以有現成在我手上 我當然接受了
但他並沒有把所有資料都COPY給我
所以 一些材料我最後用相機照起來
如果未來真的要用 可以找出來參考參考

與他道別之後...
我回到房間把交響的完結篇看完
PS.中毒真的有點深 糟糕了
去睡個午覺之後 去參加青年團契
全場都是廣東話...沒有人幫我翻譯
我只能說 我聽到後來有點點「爆炸感」
就是...不能聽更多廣東話的感覺
我腦袋也開始不消化 真的有點痛苦
結束之後 認識了一些上週沒碰到的青年
甚至最後跟幾個人在教會聊天聊很久
因為 他們對臺灣很有興趣
我只能說 流行文化無遠弗屆 臺灣非常強大!

晚上大家都回家了
因為 今天有颱風要來
我也是下午碰到Jason才知道的
不過 現在晚上十二點 外面沒啥風雨
不知道明天主日崇拜會不會暫停...
我最後一次在這裡聚會~~
晚上在房間很無聊...
我繼續看兩集交響的「番外篇」
其實 沒有前面精彩 有點點在交代未來發生的事情
而劇情又偏偏進展很快 又很搖擺
看到心情不是很好~
PS.我覺得我在香港不能看非主流電影 我會一個人在房間不開心
真的一度看得心情很沮喪...

看千秋(玉木宏)和野田的互動...
我其實覺得我自己個性很像(玉木宏)
是個完美主義者
不只對自己要求高 對於相處的伙伴也很嚴厲
但是 又不是一個裡外都很冷漠的人
平常我也是嘻嘻哈哈
而這種完美主義似乎又形塑我的高傲感
似乎不少人覺得我是一個自以為是 高傲的傢伙
而這樣的自己面對瓶頸時 卻很容易與自己過不去
大概就像現在我在香港的情況吧
有一些東西 我自己看得感觸很深
或許 我就是這種個性的人
而我也喜歡那些跟我一樣有企圖心的人
不管是因為我而有企圖心 或者是本來就是有企圖心的女生
總之 還是要有點點攻擊性或能力
或許也像是片中看到 野田是個「變態」

所以 我今天終於看完了...
我應該不會發瘋再看第二次吧?
PS.我想等我去竹東再說吧
我絕對不允許在香港 我看第二輪!
說真的 只剩下一星期在這裡了
但有時也覺得「還有一星期」
我想 玩樂應該會比較開心吧~
但就真的怕我的完美主義作祟 連玩樂都不盡興

看完之後 我就在整理一下居住環境...
不知道為什麼 感覺心頭有一塊大石頭
很鬱悶的感覺 或者是說 很想大哭一場....
電腦在播放詩歌的時候 我開始大哭起來
那是一首約書亞最近的新歌 (其實也不新了)
是為國家禱告的一首歌
其實 這一趟香港行 我覺得我很愛臺灣
我很強覺得我是臺灣人
臺灣很好 很美 很快樂
以前的我 一直想往外飛
但是 今天我飛出去了 我覺得...我並不快樂
或許 我沒有準備好
也或許 我真的不適合長時間離開臺灣
總之 我突然又很懷念臺灣的一切事物 環境和人
連續大哭很多首詩歌...
在禱告的同時 我回到平靜
我現在的心情很定
而在禱告裡 我知道神有他的醫治
我覺得前陣子 我心裡病了 但是我不知道哪裡病了
現在我也不知道...
但是 我知道 現在的我 擔子很輕省、很開心
把一切感恩歸給上帝!

希望今晚的颱風 不要給香港太多影響才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hwists 的頭像
yahwists

Anthropologist Theologian

yahwis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